<cite id="jxrz3"></cite><var id="jxrz3"><strike id="jxrz3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jxrz3"></cite>
<var id="jxrz3"></var>
<cite id="jxrz3"><video id="jxrz3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xrz3"><span id="jxrz3"><menuitem id="jxrz3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jxrz3"></var>

錢鎖橋&許知遠:每代人都會用一種新的視角理解歷史

2019-12-09 23:58:01

去國外旅游需要簽證嗎 http://www.syyicao.cn/

2019年12月6日,由廣西師大出版社·新民說、單向空間共同舉辦的《智性傳記如何可能—以林語堂、梁啟超的最新傳記為例》對談會,在北京單向空間·愛琴海店舉行,這兩本書的作者——英國紐卡斯爾大學漢學講座教授錢鎖橋、單向空間創始人許知遠做客現場,與臺下100多位讀者一同分享各自研究與寫作的心得,并為讀者解答對此探索的理解和感知。

一位是英漢雙語兼修的世界主義作家,足跨東西文化的思想家;一位是近代轉型的積極參與者,中國現代思想學術的拓荒者和奠基人。林語堂和梁啟超,他們有著同樣豐富、同樣傳奇的思想與人生,足以吸引后人不斷研究,一再追慕與書寫。傳統的傳記,往往只滿足于用史料還原、塑造出傳主的外形,卻難以深刻地向讀者勾勒出其變化的內在。

傳記寫作的傳統,在中國尚未被塑造

對于今天這場對談,主持人燕舞表示,自己帶著很大期盼而來,“冒著地震輾轉三個城市”,就是希望能親耳聽到今天兩位嘉賓的現場交流,他希望二位可以從讀者角度,聊一下對彼此作品的感受。一路受傳統學術訓練的錢鎖橋,對于跨學科寫作者許知遠印象非常深刻,“誠實地講,他的這本書我讀完深受啟發。首先,這本書的普適面非常廣,許知遠在這本書里要給大家還原一個時代的觀念,而非僅僅一個人,要講清楚一個時代的事,需要牽扯到一大波人,這其中有我所關注的,也有我之前沒注意的,包括晚清最重要的幾位,他們對彼此的看法和通信,對我來看是全新而且是非常有意思的?!?/p>

關于一些爭議和看法,錢鎖橋表示有所耳聞,他認為,首先不必如此苛刻,這種方式的歷史傳記寫作,是很新穎的。在錢鎖橋看來,這本書絕對稱得上是一本歷史性傳記,依照歷史背景對某一具體事實各抒己見,是沒有問題的,而許知遠多元化的背景以及寫作方式,讓這本歷史性圖書變得更具有閱讀性,錢鎖橋直言自己非常佩服,也非常欣賞。

許知遠自認為是歷史傳記領域的“闖入者”,他坦言在很久之前就成了錢教授的書迷,而這本最新的《林語堂傳》,更是凸顯了錢鎖橋作為傳記作者的選擇能力,“對我來說,林語堂是一個被高度低估的人物。在今天這個時代,錢教授敏銳地抓住了林語堂與此刻的現代世界,以及與此刻轉型中的中國之間密切的關系。其實,傳記寫作在中國是一個尚未被塑造的傳統。傳記寫作從梁啟超開始,但如果按照西方傳記的寫作傳統,傳記不僅是記錄這個人的立體面,還融雜了社會學,經濟學甚至政治學等人文學科在內。與我看來,這類型的文學作品應該是一個綜合體,這樣的傳統在國內尚未開啟,所以當我看到《林語堂傳》時,我非常高興。在其中你可以看到人物的性格,以及人物穿梭于不同時代背景下,與周遭的關系?!?/p>

許知遠認為,在不同思潮下,主人公對時代的回應是傳記文學最為迷人的部分,而林語堂,作為跨越雙重語境的人,他奔忙于不同國家顛沛流離的一生,他的焦灼和認同是非常值得閱讀的。這本書回應了20世紀那部分被忽略的歷史,“我們經常以為,中國的歷史只是在內部發生,其實19-20世紀的歷史很大程度是由外部力量推動的,林語堂這種人物,可以稱之為橋梁,他雙重語境下的寫作,是中國文化的現代詮釋者。我覺得今天的世界環境更需要林語堂這樣的人被不斷討論?!?錢鎖橋的寫作完成了一種基本框架,在許知遠眼里,這會激發更多關于林語堂的研究。

“林語堂”太少,“梁啟超”也不嫌多

林,梁二人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極其重要的人物,他們的故事一再被描寫,為什么還要選擇他們呢?錢鎖橋表示,開始傳記寫作是一種意外,一心做學術的他,目標是理論研究,但更深層次的了解使他覺得,相比其他熱門人物,林語堂實在太被淹沒了,“魯迅的傳記出了無數本,而林語堂的非常少,他的女兒寫過一本生活傳記,非??蓯?,但要講清楚林語堂的文化成就,還需要更專業的書?!?為了寫好林語堂,錢鎖橋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搜集資料,從英文到中文逐一審閱,從一箱一箱的信件里尋找出關鍵資料,力求做到書中所有細節都“有理有據”,“我的重點就是追本溯源,向世人展示林語堂的真面目”。

但錢鎖橋也指出,史料不是死的,可以參考,但不能迷信史料,“歷史本身就是一種敘述方式,傳記寫作要依靠史料,但敘述方式才是寫作者更要注意的地方”,只有對史料恰到好處的拼接,才是好的寫作,錢鎖橋認為《梁啟超傳》就是一本很妙的例子,對于歷史片段的引述富有創造力而令人印象深刻。

在許知遠看來,史料固然非常重要,但是寫作者的想象力也同樣重要,“思想是靠情感驅動的,你沒有見過全息的世界,你接觸到的只是只言片語,如果今天的此刻,我們在這個空間里,說著笑著,但可能留下的就是一篇短短的新聞稿,其他細節呢?并不會被記述?!?如果只是史料堆積,很容易變得枯燥無力,“比如公車上書或者百日維新,這個歷史節點上,皇帝在干嘛?六君子又在干嘛?他們之間的沖突又是怎么樣的,如果想要更好得理解,想象力不可或缺?!?/p>

“歷史不是一束光,歷史是一面棱鏡”,許知遠認為我們的世界太相信可見之物,“事實”不是唯一而不變的,“寫梁啟超給我很多慰藉,讓我看到了這群年輕人其實并不是歷史書上很抽象的一行字,他們身上充滿了矛盾,他們的糾結和困境”,鮮活而真實。傳記寫作不應該只留存一種視角,歷史需要不斷被書寫,“每代人都會用一種新的視角理解歷史,而史料也會隨之重組,被忽視的細節變得重要,人是復雜的,你不知道什么樣的行為會在哪種時刻變得更加重要?!?重要的事情和人需要被重新解釋,而在這個過程中,許知遠說,我們會獲得對自己時代重新的解釋。

智性傳記,承載著時代的靈魂

與傳主類似的是兩位作者也游走在不同文化之間,這種跨文化的交流,許知遠看來不會妨礙自己的寫作,他認為寫一切都是在寫自己,“我們都是被個人經驗深深塑造的,我非常想寫那個時代,梁啟超是新舊價值轉移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,他能夠回應時代的問題?!?許知遠的梁啟超寫作計劃,目前正進行到第二卷,為了寫好這個人物,他特意跑去日本,尋找當年流亡日本時梁啟超留下來的蛛絲馬跡,他甚至親自跑去陳天華投海的沙灘實地觀察,想象歷史的發生。

錢鎖橋覺得,自己的英文背景更好的幫助自己了解那個時代,“30年代的上海,精英知識分子之間中英文并用,林語堂很多的英文寫作,如果你沒有當地的生活經驗,和外部文化接觸過,你不會了解他當時的寫作動機和背景?!?林語堂之后,錢鎖橋會繼續保持對那個時代的追問,“智性傳記是一種載體,承載著時代靈魂,在日?,嵥榈纳钪腥绾我^一種有靈魂的生活?一個有效的辦法就是讓這些中華英烈的靈魂在自己體內被喚醒?!?/p>

無論是林語堂還是梁啟超,作為垂名于史、留下巨大精神遺產的人物,他們的思想必然復雜而多元,在這個思想與學術的全球化時代,聚焦現代中國知識思想史和中外知識交往史的“智性傳記”寫作就成為一種迫切需要。在對知識分子傳統的重訪中,清季民初士大夫和知識人對知識價值、智力生活本身的尊重與尋求,他們的家國情懷和對國家變化的憂慮與考量,都成為當下值得承續的思想資源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黎川資訊網版權所有

广西本地微信群